摘要:近期,包括海南、湖南、四川、广东、山东、云南、河北等省,以及北京、重庆等直辖市披露2021年度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广东省的审计报告指出,部分地方政府专项债务管理中存在债券资金使用效益不高的问题。

近期,包括海南、湖南、四川、广东、山东、云南、河北等省,以及北京、重庆等直辖市披露2021年度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

澎湃新闻观察到,多省、相关直辖市在上述审计工作报告中披露了地方债使用问题,包括部分地方政府专项债务管理中存在债券资金使用效益不高、管理不规范等问题;部分债券资金存在挤占挪用、违规出借、超进度支付工程款问题;有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资金支出滞后;部分区县新增债券资金使用不规范,存在违规改变债券资金用途和债券资金闲置半年以上未使用等问题。

地方债在使用效率上存在问题

从目前披露2021年相关财政审计工作报告的省份、直辖市来看,地方政府债在使用效率上存在一定问题:有些地方债违规使用、有些地方债资金闲置并未发挥其作用、有些地方债使用效益并不高等。

违规使用地方债情况出现在较多省份的审计报告中。

如山东省的审计报告指出,对支持“七网”建设专项债券管理使用情况进行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4市27县的36个项目难以开工或进展缓慢,6.28亿元债券资金闲置,2.93亿元被其他项目占用,1979.87万元被违规用于置换以前年度的建设资金、土地整理相关支出等。

如云南省的审计报告指出,违规使用专项债券资金,10个建设主体违规使用专项债券资金27.21亿元。如重庆市的审计报告指出,部分区县新增债券资金使用不规范,存在违规改变债券资金用途。

四川省、重庆市两地的地方债都存在部分地方债资金闲置问题。

如四川省的审计工作报告指出,对市县财政监管不够到位。抽查市县新增债券资金中有33.87亿元闲置超过1年,部分市县扩大范围使用、超进度拨付债券资金等16.06亿元;40个市县存在虚列支出、无预算、超预算安排支出等问题,涉及77.04亿元;30个市县结转结余等存量资金6.96亿元未清理统筹使用。

广东省的审计报告指出,部分地方政府专项债务管理中存在债券资金使用效益不高的问题。有15个2021年专项债券项目截至2022年2月的资金支出进度低于30%,涉及债券资金7.76亿元;1个市有5.02亿元新增专项债券资金用于回购以前年度已竣工项目等,未形成新增实物工作量。

如何更有效使用地方债?

针对更好的使用地方债发挥其作用,多省份和相关直辖市也在审计报告中提出加强地方债全周期监测等建议。

如湖南省审计报告提出,强化政府投资项目立项审批,严把资金来源关,加强项目概算管理,从源头上遏制新增隐性债务。加强专项债券全生命周期管理,探索建立财政、发改和主管部门跨部门协调机制,实现专项债券项目库与重大项目库的全方位对接,进一步降低债务风险。积极消化存量“支出挂账”,加强财政资金调度管理,确保各级财政库款安全。

国企风险方面,广东省审计报告指出,加强对企业投资风险管控,拓宽企业筹融资渠道,推动国有资本向主业集中、向优势企业集中,提升企业竞争力。云南省审计报告指出,进一步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加强对地方国有金融资本的集中统一管理,着力健全完善“三重一大”决策机制,防止出现盲目投资、违规经营、无序竞争等问题。海南省审计报告指出,严格国资国企和地方金融机构的监管,完善重大项目融资风险监测预警机制,加大对基层金融机构的稽核检查力度,提升金融风险防控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