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产油国盟友通过了极其微弱的石油增产决议,试图在不耗尽所有闲置产能、维持高油价的情况下安抚西方国家的呼吁。此次会议发生在7月中下旬美国总统拜登出访中东、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之后,OPEC+如何响应石油消费国的增产呼吁备受市场关注。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产油国盟友通过了极其微弱的石油增产决议,试图在不耗尽所有闲置产能、维持高油价的情况下安抚西方国家的呼吁。

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OPEC与俄罗斯等非OPEC产油国(下称OPEC+)8月3日以视频方式举行第31次部长级会议,决定将今年9月的产量目标上调10万桶/日。此次会议发生在7月中下旬美国总统拜登出访中东、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之后,OPEC+如何响应石油消费国的增产呼吁备受市场关注。但最终结果表明,这一1986年以来增幅最小、仅占全球石油需求0.1%的产量调整方案对市场的影响微乎其微,远低于7月、8月的产量增幅(64.8万桶/日),更不及市场预期。增产决议公布后,国际油价一度上涨2%。

“需要考虑市场上的不确定性。”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在接受俄罗斯国家电视台24频道采访时表示,例如新的新冠毒株和对俄罗斯石油销售的限制对石油市场的不确定性很大,“因此,今天OPEC+做出了如此谨慎的决定。”

OPEC+在会后的官方公报中丝毫未提及来自美国等主要石油消费国的游说和施压。相反,公报强调在当前剧烈波动的原油市场基本面面前,“必须谨慎使用目前非常有限的闲置产能,以应对严重的原油供应中断局面”。公报同时指出,石油行业长期投资不足造成闲置产能减少,特别是上游部门投资不足,这可能导致石油行业难以应对2023年后持续增长的全球石油需求。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一位国内资深油气分析人士称OPEC+本次增产决议“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这也是会后业内对此的普遍评价。

国际能源署(IEA)前石油工业与市场部门负责人Neil Atkinson认为,10万桶对于日均消费1亿桶的全球石油消费市场而言微不足道,“就像是水龙头的水滴。OPEC+的决议充其量只是象征性的姿态而已,侮辱意味更浓。”

彭博首席能源分析师Javier Blas揶揄道,“以目前的速度,拜登总统乘坐空军一号前往吉达所消耗的喷气燃料(注:指拜登7月的沙特之行)可能都要多过OPEC+9月的增产量。”

摩根大通分析师Christyan Malek说,沙特正试图在西方盟国呼吁提高石油产量与保持自身备用产能、以防未来几个月其他地区产量急剧下降之间取得平衡。“这一小幅增长不会实质性地改变市场平衡,但也不能指责他们无所作为。”

中信期货认为,随着油市供应端最大的不确定性落地,供应预期暂未大幅调整。后期的重点变量或将逐渐转向需求端。近期,全球油品需求已出现明显放缓。

拜登政府选择淡化OPEC+增产力度之低。白宫强调,重要是石油和汽油价格已从夏季高点稳步下跌,而非OPEC+决定在9月再增产10万桶石油。白宫新闻秘书Karine Jean-Pierre在8月3日的发布会上声称,油价下跌始于6月14日,也即白宫证实拜登将于7月访问以色列和沙特的那一天。

尽管当前美国汽油价格已从每加仑超过5美元的高点回落,但仍比去年高出31%。

OPEC+增产,心有余而力不足

历史上,OPEC的产量政策对油价周期有着关键意义。2020年4月,因新冠疫情等原因冲击石油需求,OPEC+达成减产协议。2021年7月,该联盟决定从当年8月起根据市场情况每月将其月度产量逐步上调。到今年8月底,此轮联合减产到期,8月之后增产节奏如何,是后续油价走势的重要变量。

OPEC+代表在此次会议前夕已发出信号,不太可能激进提高产量。实际上,产油国在会议公报中的说法也并非托词,对于增产,大家“心有余而力不足”。据IEA统计,OPEC+6月的产量与配额相比,每天低了近300万桶。唯二具有增产余力的沙特和阿联酋也在接近产能的上限。

根据OPEC+公报,增加的10万桶配额将在23个联盟国之间分配。然而,除了沙特和阿联酋之外,其他成员都难以持续提高产量,因此实际供应增幅可能比计划要更少。

沙特正在维持“微妙平衡”。

7月15日出访沙特后,美国总统拜登和多位美国官员均表示对OPEC增产持乐观态度。7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沙特王储通话,双方强调在OPEC+内部进一步协调的重要性。7月29日,沙特能源大臣和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在利雅得会面,重申了对OPEC+协议和石油市场稳定的承诺。

OPEC新任秘书长海赛姆·盖斯8月1日起正式走马上任。他在上任前夕接受科威特《舆论报》专访时说,OPEC与俄罗斯并非竞争关系,俄罗斯是全球能源版图里“主要且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参与者”。俄罗斯参与OPEC+机制对落实原油生产协议至关重要。

盖斯彼时表示,OPEC并非控制石油价格,而是依据供给和需求做出调整。目前,国际原油市场“非常不稳定、波动大”。谈及近期原油价格飙涨,盖斯认为这并非只与俄乌冲突有关。他说,所有数据都证实,由于市场普遍预期石油闲置产能不足且只有少数国家具备闲置产能,在俄乌危机升级以前,油价“开始逐步累积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