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前再现这一操作模式,的确释放了央行希望调控债市杠杆,引导资金利率回归政策利率的信号。”进入二季度,资金面长期宽松,资金利率价格一度降至2021年来最低位置,DR007的中枢价格一度降至1.5%附近,远低于作为政策利率的逆回购利率。

连续5个交易日央行将逆回购操作的规模从前期日常的100亿元缩减至30亿元。

为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7月4日-8日,中国人民银行均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3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持平在2.10%。

上次央行单日逆回购投放量低于100亿元,要追溯到2021年1月。因此,市场对为何逆回购投放缩量,以及接下来流动性、货币政策走向格外关注。

30亿逆回购传递了什么信号

尽管央行连续净回笼,流动性充裕的局面仍在延续。

7月8日,以上海银行间市场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为例,短端品种多数下行。隔夜品种下行0.6bp报1.216%,7天期品种上行2.5bp报1.651%,14天期品种下行0.7bp报1.586%,1个月期品种下行1.5bp报1.807%。

对于央行缩量进行30亿逆回购,国泰君安认为,目的是控制债市杠杆持续过高。

“可对照的历史是21年1月,相同点都是债市杠杆较高,达到历史95%分位,隔夜利率以及R007、DR007等短端利率都明显向下偏离政策利率,流动性极度宽松。当前再现这一操作模式,的确释放了央行希望调控债市杠杆,引导资金利率回归政策利率的信号。”

进入二季度,资金面长期宽松,资金利率价格一度降至2021年来最低位置,DR007的中枢价格一度降至1.5%附近,远低于作为政策利率的逆回购利率。

“这30亿逆回购可能更多给市场传递,未来资金利率逐步回归常态的信号。毕竟6月末银行间隔夜利率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季节性波动,这种波动与较高的杠杆资金需求不无关联。”广发证券认为。

中信建投给出了四点原因:一是央行大幅净回笼资金的主要原因在于二季度末应对流动性冲击释放的资金属于暂时性安排;二是发债高峰期已过,货币资金消耗速度减慢;三是当下超储率依然高于季节性平均水平,且考虑到货币效率提升,超储率代表的广义流动性仍然富余。四是由于资金面长期宽松,短端DR、同业存单和短债的利率水平长期处于较低位置,从而导致货币基金规模上行、债市加杠杆现象较为显著。

“货币政策远未到转向的时候”

对于后续的利率走势,国泰君安认为,此次逆回购缩量幅度和持续时间均超预期,同样会引起短端利率和长端利率的调整,两者都有上行压力。”

该机构指出,下半年货币政策大基调仍是“宽货币+宽信用”的组合,进一步结合基本面和本轮信用扩张速度而言,本轮短端和长端利率上行速度和幅度都相对有限,不会出现诸如2021年初的现象。具体而言,最终短端利率会重新回到政策利率附近波动,而长端利率则需要进一步观察后续实体信贷需求回暖的持续性,上行幅度不会很大。

中信建投也认为,此次逆回购缩量的时间可能也能持续一段时间,但是本周过后对资金面回笼的冲击已经明显减弱。因此,资金面本身不具备大幅波动的条件。接下来还要看MLF、结构性货币政策以及其他货币工具的操作思路。大概率上下半年仍然还将维持“宽货币现实+宽信用努力”的组合,短端上行具有持续性,但斜率和跳升压力大。

国盛证券认为,央行本次缩量不必过度解读,我国货币政策也远未到转向的时候,主因有三:一是本次并未出现“量缩价上”;二是近期央行高层讲话和会议表态仍偏宽松;三是最为本质的,当前疲弱的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持转向。

“结合二季度央行调查报告来看,维持此前判断,当前经济反弹只是疫后的自然修复,实际下行压力仍大,疫情之外,本质还是内需不足、信心不足,后续政策仍需全力稳增长。就货币端而言,总基调仍将延续宽松,流动性将保持宽裕,再次降准降息也仍可期待。短期看,建议紧盯DR007的走势。”该机构指出。